风尘零露

有幸遇到你。

【恋与制作人】【白起x你】元旦贺文—冬日花火

·重度OOC预警,写不出白起万分之一的好

·白起的新年电话太苏了,不忍心省掉,拒绝按约会里的跨年之约走

·文笔极差但还是要写系列

·大家元旦快乐


       你是不太愿意打扰白起的,作为警察他一定很忙。但某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小心思让你拿出了手机翻到了他的电话号码,你的指尖停留在了通话键上。你在犹豫,你不想因为自己小小的任性耽误白起的事情,然而你实在想见他,这是你们重逢后的第一个跨年日,你确确实实想和他一起度过这个特殊的日子。你咬着下唇,指尖悬在屏幕上,就是下不定决心按下去。

       “嗡——嗡——”

       被你调成静音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你被吓了一跳,神游到不知哪里的魂魄被拉了回来。你低下头,大大的“白起”二字展现在屏幕上,你几乎要以为你在走神的时候不小心把电话。没有多加思考,你按下了通话键。

      “喂?在忙什么呢?”手机那端传来了熟悉而又令你安心的声音。

      “诶……”你无意识地发出来一个没有意义的语气词,潜藏着你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惊喜,“白起?我刚想给你打电话……”

      “什么事?”或许是因为担心你遇到什么麻烦,白起的语气变得有些紧张。

      “也没什么,就想问一下你在干嘛呀……”你的语调已经近乎撒娇了,话刚出口,你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妥,可惜话已出口,就算你再怎么害羞也是收不回来了。

       白起似乎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无比自然地接下了你的话:“我刚忙完。”

       你几乎是有些惊讶了:“好难得啊,之前每次和你打电话,你都是很忙的样子。”

       他倒是对于自己的忙碌很习惯了:“我习惯了,对我而言,节假日和平常的日子没什么差别。”

       然而你是见不得他如此的,纵然他语气冷静,只是在陈述着一个无可更改的事实,但偏偏就是这个所谓的“事实”让你难过的像是把心泡在了柠檬水中,又酸又疼,连带着你的眼眶和鼻子也是酸的。你稳了稳自己的情绪,小心翼翼地问:“那你节假日放假吗?我的意思是……”你顿了顿,“你明天放假吗?”

     “不放假。”他的声音有点轻,不知是因为疲倦还是别的什么。

       你有些失落:“啊……这样啊,真是辛苦……”

他显然是听出来了,沉默了一会,他问:“你明天是有什么事情吗?”

     “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上次和你说过那家很好吃的火锅店,本来想和你一起去吃……”话说到一半,你突然发现自己的话太像是在抱怨,于是赶紧补救,“不过没关系啦,以后也有……”

       他第一次有些粗暴地打断了你的话,带着不知从何而来的急切:“不要以后了,我们今天去吃。”

       你有些迟疑,毕竟你是真的不想让他为难:“你不是……”

       他又打断了你的话,再一次地:“从现在开始到明天九点以前,我都可以陪在你身边。”

       你欣喜地快要跳起来了:“真的吗?”

     “嗯。”然后他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似乎是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表现得太过不稳重,“咳,你们平时跨年都干什么?”

       你欢欣道:“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啊,看烟火,聚餐,倒计时,还有好多好多事情!”

     “嗯,来得及。”他低声应了一句。

       你没有听清楚,有些疑惑:“嗯?什么来不及?”

       白起重复了一遍,这次他的话语中带上了笑意:“我说,这些都来得及,我们可以把这些都做一遍。”

      你不由自主地想象了一下这些画面,突然就涨红了脸。你有些慌乱地、语无伦次地说起了自己的计划:“那我们先去吃火锅?”刚说完就摇了摇头,自顾自地否定了这一提议,“不行,那个店人太多了,不如先去看烟火?其实后半夜吃火锅也挺好。”

       他差不多对你是百依百顺:“嗯,都听你的。”

       但你又犹豫了:“可是……你这样通宵真的可以吗?会不会影响到明天的任务啊?”

       你看不到白起的表情,但在你听来,手机里传来的声音堪称温柔而又宠溺的了:“不会,这些你都不用担心。我只想和你跨进新的一年。”

       你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挂断电话的,你对着自己的手机发了一会呆,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冲进了卧室开始手忙脚乱地打扮自己。

       七点半,你和白起站在人山人海的火锅店前排着对,你看着前面这一条像是蜿蜒的长蛇的看不见尽头的长队,有些发憷。旁边传来了烤红薯的香味,香气是暖融融的,包裹着特有的甜腻,你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白起垂眸看着你:“饿了?”你不好意思地点点头。他微微笑一笑,转身迈向卖烤红薯的铺子,丢下一句话:“等我。”不一会儿,他提着一个牛皮纸做成的纸袋回来了,他将袋子递给你:“吃吧。”你眼睛亮晶晶的,开心地接过袋子迫切地想将红薯分成两半,却被烫得缩回了手。他勾了勾嘴角,取回红薯,轻而易举地将它分成了两半,递给了你:“小心烫。”你迫不及待地接过了一半,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那半个给你吧……现在有点晚了,你应该也饿了吧?”白起笑着尝了一口红薯。他今天似乎格外爱笑,他看着你,眼神温柔清澈,忽然伸出手指擦了擦你的唇角:“傻瓜。”不是谴责,而是一种亲昵,“吃到嘴边了。”你愣愣地应了一声,心跳如擂鼓,你胡乱地抹着嘴角,就像想把羞怯和尴尬都抹掉。白起仍旧望着你,嘴边的弧度更大了。

       等你们终于从火锅店黑压压的人群中挤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半了。店内和户外的巨大温差让你一个激灵,但你满不在乎,你心满意足地和白起随着又一大波人群往城市广场走去。半路上,恋与市忽然下起了雪,细碎的雪花纷纷扬扬,在路灯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好看,你伸出手,想接住不断落下的雪,却没有站稳,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白起眼疾手快地拉住了你:“注意安全。”他握住你的手,没有再放开,嘴角上扬着大步向前走去:“走吧,还有一刻钟。”你呆呆地被他拉着向前,小小的雪花落在你们的头发上、身上,在暖黄色的灯光下,他的背影平添了几分温柔,发上的雪让他看起来像是花白了头发,你无端觉得他会一直握着你的手一直走下去,直到你们二人共同白首也不会放开。

       他带着你一点一点地走到了城市广场的中央。

       离新的一年还有三十秒,你看着他的,想起你曾经对他的误会,想起你丢掉的那封带血的信,想起他说的“我们未来还有很多时间”,想起他一次又一次地为你挡去危险,他在你面前永远显得可靠而又令人有安全感。

       还有二十秒,他转身看着你,眼神是不符合他对外冷酷形象的温柔缱绻。你一直很喜欢他琥珀色的眼睛,有人说,天底下温柔有十分,八分在神爱世人,那白起大概就是温柔本身了吧,不是外露的礼貌性的温柔,而是细小的埋藏在冰壳底下的温柔。他的眼睛锁住了对你的所有温柔,不易察觉,但确实存在。

       还有十秒,你遗憾于没能在高中就发觉他的另一副面孔,你暗暗地责怪着自己囿于校园传闻不敢接近他,如果可以的话,你一定会早早地参与进他的人生,牢牢地抓住他的手,和他一起走下去。

       还剩五秒,你笑着问他新年有什么愿望。

       倒数第四秒,他低下头帮你理了理围巾,耳尖红红的似乎有些紧张。

       倒数三秒,他轻咳一声,声音有些轻,不过足够清晰:“能够遇到你是我去年的愿望,而我今年的愿望,是抓住你的手。”

       剩下两秒,你忽然意识到他大概是在表白,你一时脑子一片空白。

       最后一秒,你扑进他的怀里抱住了他的腰,将脸埋在了他的胸膛:“那就再也不要放开。”

     “砰——”盛大的烟花伴随着新年的到来在夜幕中炸开,明亮的烟火将冰冷的冬日烘托得暖意融融,他搂紧了你的腰深深地吻着你,世界好像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你们两人,你已经听不到周围的人声、花火爆鸣声、新年的钟声了,只有风声,柔和的风声还停留在你的耳畔。

      “新年快乐,每天都要快乐。”


【白起x你】焚风

·沉迷恋与无法自拔,终于对白起下手了

·脑子里全是他怎么这么好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啊,然而写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

·重度OOC预警,给自己发糖失败,文笔极差,城市漫步改编



       你一有空就喜欢在恋语市到处闲逛,尤其爱往有活动、人多的地方凑,然而也不知道你是不是事故体质,每当你去参加你觉得有趣的活动时,总有那么些意外会发生,这也直接或间接导致你遇见某做警察的学长的几率直线上升,比如现在——

     “你是要去参加面具展吗?”有磁性的声音从你身后传来。正在新光百货里挑选面具的你险些被吓一跳,你转过头:“对呀,感觉会很有趣。白起你怎么在这里?”他依然是白色背心加蓝色牛仔外套的随性打扮,此刻却一脸严肃:“接到一个任务,面具展里混入了一个可疑人物,他戴着一张特别的黑色面具。”你手一抖,差点将手上的面具掉在地上,你好不容易稳住,一脸震惊地看着白起,终于没忍住惊呼:“天呐!我好像刚刚才跟他说过话!”白起闻言皱紧了眉头,他将你上下打量了一番,仔细地确认了你安全后,才像寻求证据一般问道:“你没事吧?”你赶紧摇头,以示自己完好无损,想了想之后说:“不如我和你一起过去吧?”白起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思,或许是觉得把你放在他身边还能令人放心些,总之他同意了。

       到达目的地后,他让你待着不要乱跑,如果看到可疑人物就给他打电话,你毫不犹豫地同意了,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他拍了拍你的头,似乎是笑了一下,然后转身离开了。然而没一会他又回来找你了,表示可疑人物已经被抓住了,展览很快就可以继续正常进行了,你有些惊讶于他的效率,也终于没忍住问白起:“这是跟evol有关的吗?”他摇了摇头:“不,跟evol没关系。我处理完后晚点过来送你回家吧。”说这话时白起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原本冷厉锋锐的目光变得柔软了下来,像是揉进了暖融融的阳光。你抬起头,无意识地歪了歪脑袋,嘴角弯出一个可爱的弧度:“好呀。”他有些不自然地轻咳一声,向你道别后离开了。

       再比如现在——

       你是真的没想到你去逛个烟波湖都能出事,你骨子里的善良不允许你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人在你面前跳湖自杀,只好跑去餐厅给那人买他说的卤肉饭,结果却得知那家餐厅压根儿就不卖卤肉饭,想跟要自杀的人说清楚吧,他又越来越激动,几乎要跳下去了。你头疼不已,绞尽脑汁想着该怎么阻止他自杀。“发生了什么事?”白起又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你看到他的一瞬间,立刻松了一口气,此时你还没有意识到你对白起的信任度远高于你所察觉到的。你像是看到救星一般惊喜地对白起说:“白起!你来得正好!快劝劝他。”白起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想要自杀的陌生人就嚷嚷着:“别拦着我!我不活了!”白起冷下脸,朝那人低喝道:“喂,不要扰乱秩序。”那人隐隐露出一丝不满:“哎!你谁啊,怎么这么粗暴!”白起置若罔闻:“你现在引发的骚动足以被警方扣押。”那人沉默了一会,在你惊愕地目光中说:“……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我决定不跳了。”然后潇潇洒洒地走了。你内心复杂,用难以言喻的眼神看着白起:“这么简单?”白起看向你的目光中泄露出一点点无奈:“他不是真的想跳,只是在等人来阻止他。”你恍然大悟,却又纳闷于有人竟会那么无聊。寂静在你们之间蔓延,半晌,白起打破了沉默:“我送你回去吧。”你恍惚中点了点头,不知在想些什么,游魂似的跟着白起走了。

       次日,你不甘心地又去了一趟烟波湖。小半日过去,没有任何意外发生,你终于放下心来,全身心地投入了醉人的山光湖色之中。可惜你的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你隐隐约约地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了女孩子的哭声。你认命般地叹了口气,寻着啜泣声走了过去,发现一个小女孩正对着自己的风筝哭得伤心。你弯下腰,摸了摸小女孩的脑海,问道:“怎么了呀?”小女孩抽抽搭搭,含糊不清地说着:“我的风筝坏了,飞不起来了,呜呜呜……”你耐心地哄着她:“那你在这里等着姐姐,姐姐去帮你再买一只风筝好不好呀?”小女孩慢慢地止住了哭泣,用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你:“真的吗?”你笑着点点头。

       你跑去玲珑阁,在一堆风筝里挑了一只燕子图案的,买下来带去给了小女孩。小女孩看着崭新的风筝,相当开心地邀请你和她一起放风筝,却没想到因为没有风,风筝依旧飞不起来。忽然,一股风吹起了你的头发,风筝在你们的注目下,颤颤巍巍却又安稳地飞上了碧蓝的天空,抱着一种莫名的心思,你将头发撩到了耳后,转过了头。白起逆着光站在你身后,绚烂的橙色光芒映在他的身上,柔化了他身上有些冷漠的气息,整个人柔和得不可思议,你不自觉地问出了你自己都觉得有点傻的问题:“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他笑:“因为你在风里。”你瞪大了双眼,“扑通——扑通——”你清楚地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又是一个周末,做完工作后,顾梦向你推荐了一部犯罪悬疑电影,并怂恿你:“真的很好看,就是一个人看可能会有点恐怖。不如去找你的白学长一起看吧,毕竟他是警察诶,安全感满满!”你不自觉地认同,但又觉得哪里怪怪的,过了一会回过味来,不对,什么叫“你的白学长”啊?!你又忽然想起那天傍晚烟波湖映在你脑海中的那一幕,脸色通红,头脑一热,就跑去了警察局找白起。等你清醒过来,你已经站在白起面前,脱口冲他问出了这个问题:“你晚上有空吗?”他看着你,眼中也不知是惊喜还是惊讶:“有空,怎么了?”你踌躇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顾梦推荐了我一部电影,我想和你一起看。”白起几乎是连犹豫都不曾有:“那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好。”

       昏暗的电影院里,你没来由地觉得有些紧张,不知不觉中将心理所想说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突然开始紧张起来了。”白起看向你,不知为什么捂住了自己的脖子:“不过是看个电影而已,为什么会紧张?”你胡乱地编造着理由,也不知道是在掩饰着什么:“听说这部电影里面有些情节还是挺吓人的。”白起缓缓道:“别怕,有我在。”“嗯嗯。”你随口应着,盯着放映着电影的荧幕,心思早已不在电影上了。你的眼前闪过和白起相处的一幕幕:他带着你去喝甜米酒,帮你夹娃娃,你加班加到很晚他就送你回家,你有需要他帮忙的事情他从不会犹豫和拒绝,你有危险他一定会出现在你身边……

       “下次别叫救命了,直接叫‘白起’。”

       “只要你在风里,我就能感觉到。”

       “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一把伞就够了,担心淋湿就靠近点。”

        你有些失神,低声呢喃着:“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

        电影结束后,你和白起并肩走在街上,夜色宁静而又温柔,你不知不觉地停下了脚步转头仰视着他的侧颜,他察觉到你的动静,低下头问你:“怎么了?”许是月色太温柔。你鬼使神差地说出了压在了心底的话:“我喜欢你。”他怔住了。风打着旋刮在你们身上,虽然有些大,却奇异的不会让人感到不适,借着星光,你看到白起的脖子红了。

       好一会儿,他终于回过了神,却问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想飞吗?”不等你回答,他就抱住你,稳稳地带着你升上了半空中。他笑着注视着你,眼神深情而又温柔,笑容带上了一点痞气,恣意又潇洒。你看着他的眼睛,像是将星光锁住的浅色琥珀,他的瞳孔中只映着你的身影。

       星空下,他吻住了你。

       他本是不羁的风,冷清、锋锐,而你让他变成了有温度的焚风。


【大天狗x你】拥你入怀

·文笔被我喂给家里的猫了,日常练笔

·私设有,重度OOC,已交往设定

·回阴阳师坑想写文吸欧气系列

·背景设在即将打黑晴明的时候

·欢迎各种建议w

·如果以上没有问题,那……就开始?



       房间里浮动着安抚人心的香气,空气中的香薰因子舒缓着你因接连退治妖怪而倍觉疲劳的神经。你坐在窗边的小桌前,手撑着沉重的头,脑袋一点一点,昏然欲睡。

       风并不大,细细小小的风声夹杂着树叶婆娑起舞的沙沙声,竟意外地不会令人烦躁。风送来的不仅仅只有窗外泥土的味道,其中还裹挟着似有若无的笛声。你睁开了半闭着的眼,将留有缝隙的窗户完全推开,向外张望,然而你并没有看见你想见的人,仅有一根黑色的羽毛落在窗外的走廊上。你毫不犹豫地翻窗而出,找遍了整个院子,却依旧未曾看见你心心念念的人。

       你小心翼翼地摸回了你的房间,对着手中的黑羽沉默良久,最后轻声说:“我知道了。”像是自言自语,又好像是说给某个不在此处的人听。你终于恍然意识到,刚刚的笛声中分明蕴含着分离告别之意,既是离别,他又怎会愿意与你相见?你闭上了眼。

       平安京的阴气越来越重,你知道这与另外一个晴明有关——或许称他为黑晴明更好,你跟随安倍晴明前往对抗黑晴明。你自知你如今的立场已是与大天狗不同,但你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你仍旧无法遏制无可救药地喜欢着他。

       有时候你会拼命地告诉自己不能继续这样,但你又忍不住地反驳自己:“我明明没有错,我只是喜欢上了一个人而已。”

      “可他是妖。”

      “那又如何?”

     “他是黑晴明的属下,他要毁掉你深爱着的地方。”

       你时常在黑夜里辗转反侧,你不敢合眼,你害怕入眠后的梦境,梦境中不是他鲜血淋漓狼狈不堪,便是他神情冷漠毫不犹豫地对你下手。熏香对你来说已经毫无用处,日日失眠让你变得神经脆弱,外表更是憔悴不已。

       你终于来到了他的面前。你歪了歪脑袋,自以为不甚显眼地打量着他:他一点都没变,不论是行事作风还是别的什么。不知为何,你突然笑了起来,你义无反顾地扑进了他的怀中,哪怕锋利的羽刃在你身上划下道道血痕。

       他神色如常地将你拥入怀中,看起来一点也不意外。他总归是了解你的。

       你用脸颊蹭了蹭他的胸膛,闷闷地笑出了声,他有他的大义,你也有你的信仰,但还好你们终归是会在一起的,无论如何,他到底还是会拥你入怀。

——END——

感谢你愿意看到这里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