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零露

有幸遇到你。

【白起x你】焚风

·沉迷恋与无法自拔,终于对白起下手了

·脑子里全是他怎么这么好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啊,然而写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

·重度OOC预警,给自己发糖失败,文笔极差,城市漫步改编



       你一有空就喜欢在恋语市到处闲逛,尤其爱往有活动、人多的地方凑,然而也不知道你是不是事故体质,每当你去参加你觉得有趣的活动时,总有那么些意外会发生,这也直接或间接导致你遇见某做警察的学长的几率直线上升,比如现在——

     “你是要去参加面具展吗?”有磁性的声音从你身后传来。正在新光百货里挑选面具的你险些被吓一跳,你转过头:“对呀,感觉会很有趣。白起你怎么在这里?”他依然是白色背心加蓝色牛仔外套的随性打扮,此刻却一脸严肃:“接到一个任务,面具展里混入了一个可疑人物,他戴着一张特别的黑色面具。”你手一抖,差点将手上的面具掉在地上,你好不容易稳住,一脸震惊地看着白起,终于没忍住惊呼:“天呐!我好像刚刚才跟他说过话!”白起闻言皱紧了眉头,他将你上下打量了一番,仔细地确认了你安全后,才像寻求证据一般问道:“你没事吧?”你赶紧摇头,以示自己完好无损,想了想之后说:“不如我和你一起过去吧?”白起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思,或许是觉得把你放在他身边还能令人放心些,总之他同意了。

       到达目的地后,他让你待着不要乱跑,如果看到可疑人物就给他打电话,你毫不犹豫地同意了,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他拍了拍你的头,似乎是笑了一下,然后转身离开了。然而没一会他又回来找你了,表示可疑人物已经被抓住了,展览很快就可以继续正常进行了,你有些惊讶于他的效率,也终于没忍住问白起:“这是跟evol有关的吗?”他摇了摇头:“不,跟evol没关系。我处理完后晚点过来送你回家吧。”说这话时白起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原本冷厉锋锐的目光变得柔软了下来,像是揉进了暖融融的阳光。你抬起头,无意识地歪了歪脑袋,嘴角弯出一个可爱的弧度:“好呀。”他有些不自然地轻咳一声,向你道别后离开了。

       再比如现在——

       你是真的没想到你去逛个烟波湖都能出事,你骨子里的善良不允许你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人在你面前跳湖自杀,只好跑去餐厅给那人买他说的卤肉饭,结果却得知那家餐厅压根儿就不卖卤肉饭,想跟要自杀的人说清楚吧,他又越来越激动,几乎要跳下去了。你头疼不已,绞尽脑汁想着该怎么阻止他自杀。“发生了什么事?”白起又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你看到他的一瞬间,立刻松了一口气,此时你还没有意识到你对白起的信任度远高于你所察觉到的。你像是看到救星一般惊喜地对白起说:“白起!你来得正好!快劝劝他。”白起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想要自杀的陌生人就嚷嚷着:“别拦着我!我不活了!”白起冷下脸,朝那人低喝道:“喂,不要扰乱秩序。”那人隐隐露出一丝不满:“哎!你谁啊,怎么这么粗暴!”白起置若罔闻:“你现在引发的骚动足以被警方扣押。”那人沉默了一会,在你惊愕地目光中说:“……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我决定不跳了。”然后潇潇洒洒地走了。你内心复杂,用难以言喻的眼神看着白起:“这么简单?”白起看向你的目光中泄露出一点点无奈:“他不是真的想跳,只是在等人来阻止他。”你恍然大悟,却又纳闷于有人竟会那么无聊。寂静在你们之间蔓延,半晌,白起打破了沉默:“我送你回去吧。”你恍惚中点了点头,不知在想些什么,游魂似的跟着白起走了。

       次日,你不甘心地又去了一趟烟波湖。小半日过去,没有任何意外发生,你终于放下心来,全身心地投入了醉人的山光湖色之中。可惜你的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你隐隐约约地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了女孩子的哭声。你认命般地叹了口气,寻着啜泣声走了过去,发现一个小女孩正对着自己的风筝哭得伤心。你弯下腰,摸了摸小女孩的脑海,问道:“怎么了呀?”小女孩抽抽搭搭,含糊不清地说着:“我的风筝坏了,飞不起来了,呜呜呜……”你耐心地哄着她:“那你在这里等着姐姐,姐姐去帮你再买一只风筝好不好呀?”小女孩慢慢地止住了哭泣,用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你:“真的吗?”你笑着点点头。

       你跑去玲珑阁,在一堆风筝里挑了一只燕子图案的,买下来带去给了小女孩。小女孩看着崭新的风筝,相当开心地邀请你和她一起放风筝,却没想到因为没有风,风筝依旧飞不起来。忽然,一股风吹起了你的头发,风筝在你们的注目下,颤颤巍巍却又安稳地飞上了碧蓝的天空,抱着一种莫名的心思,你将头发撩到了耳后,转过了头。白起逆着光站在你身后,绚烂的橙色光芒映在他的身上,柔化了他身上有些冷漠的气息,整个人柔和得不可思议,你不自觉地问出了你自己都觉得有点傻的问题:“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他笑:“因为你在风里。”你瞪大了双眼,“扑通——扑通——”你清楚地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又是一个周末,做完工作后,顾梦向你推荐了一部犯罪悬疑电影,并怂恿你:“真的很好看,就是一个人看可能会有点恐怖。不如去找你的白学长一起看吧,毕竟他是警察诶,安全感满满!”你不自觉地认同,但又觉得哪里怪怪的,过了一会回过味来,不对,什么叫“你的白学长”啊?!你又忽然想起那天傍晚烟波湖映在你脑海中的那一幕,脸色通红,头脑一热,就跑去了警察局找白起。等你清醒过来,你已经站在白起面前,脱口冲他问出了这个问题:“你晚上有空吗?”他看着你,眼中也不知是惊喜还是惊讶:“有空,怎么了?”你踌躇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顾梦推荐了我一部电影,我想和你一起看。”白起几乎是连犹豫都不曾有:“那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好。”

       昏暗的电影院里,你没来由地觉得有些紧张,不知不觉中将心理所想说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突然开始紧张起来了。”白起看向你,不知为什么捂住了自己的脖子:“不过是看个电影而已,为什么会紧张?”你胡乱地编造着理由,也不知道是在掩饰着什么:“听说这部电影里面有些情节还是挺吓人的。”白起缓缓道:“别怕,有我在。”“嗯嗯。”你随口应着,盯着放映着电影的荧幕,心思早已不在电影上了。你的眼前闪过和白起相处的一幕幕:他带着你去喝甜米酒,帮你夹娃娃,你加班加到很晚他就送你回家,你有需要他帮忙的事情他从不会犹豫和拒绝,你有危险他一定会出现在你身边……

       “下次别叫救命了,直接叫‘白起’。”

       “只要你在风里,我就能感觉到。”

       “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一把伞就够了,担心淋湿就靠近点。”

        你有些失神,低声呢喃着:“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

        电影结束后,你和白起并肩走在街上,夜色宁静而又温柔,你不知不觉地停下了脚步转头仰视着他的侧颜,他察觉到你的动静,低下头问你:“怎么了?”许是月色太温柔。你鬼使神差地说出了压在了心底的话:“我喜欢你。”他怔住了。风打着旋刮在你们身上,虽然有些大,却奇异的不会让人感到不适,借着星光,你看到白起的脖子红了。

       好一会儿,他终于回过了神,却问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想飞吗?”不等你回答,他就抱住你,稳稳地带着你升上了半空中。他笑着注视着你,眼神深情而又温柔,笑容带上了一点痞气,恣意又潇洒。你看着他的眼睛,像是将星光锁住的浅色琥珀,他的瞳孔中只映着你的身影。

       星空下,他吻住了你。

       他本是不羁的风,冷清、锋锐,而你让他变成了有温度的焚风。


评论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