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零露

有幸遇到你。

【恋与制作人】【白起x你】元旦贺文—冬日花火

·重度OOC预警,写不出白起万分之一的好

·白起的新年电话太苏了,不忍心省掉,拒绝按约会里的跨年之约走

·文笔极差但还是要写系列

·大家元旦快乐


       你是不太愿意打扰白起的,作为警察他一定很忙。但某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小心思让你拿出了手机翻到了他的电话号码,你的指尖停留在了通话键上。你在犹豫,你不想因为自己小小的任性耽误白起的事情,然而你实在想见他,这是你们重逢后的第一个跨年日,你确确实实想和他一起度过这个特殊的日子。你咬着下唇,指尖悬在屏幕上,就是下不定决心按下去。

       “嗡——嗡——”

       被你调成静音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你被吓了一跳,神游到不知哪里的魂魄被拉了回来。你低下头,大大的“白起”二字展现在屏幕上,你几乎要以为你在走神的时候不小心把电话。没有多加思考,你按下了通话键。

      “喂?在忙什么呢?”手机那端传来了熟悉而又令你安心的声音。

      “诶……”你无意识地发出来一个没有意义的语气词,潜藏着你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惊喜,“白起?我刚想给你打电话……”

      “什么事?”或许是因为担心你遇到什么麻烦,白起的语气变得有些紧张。

      “也没什么,就想问一下你在干嘛呀……”你的语调已经近乎撒娇了,话刚出口,你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妥,可惜话已出口,就算你再怎么害羞也是收不回来了。

       白起似乎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无比自然地接下了你的话:“我刚忙完。”

       你几乎是有些惊讶了:“好难得啊,之前每次和你打电话,你都是很忙的样子。”

       他倒是对于自己的忙碌很习惯了:“我习惯了,对我而言,节假日和平常的日子没什么差别。”

       然而你是见不得他如此的,纵然他语气冷静,只是在陈述着一个无可更改的事实,但偏偏就是这个所谓的“事实”让你难过的像是把心泡在了柠檬水中,又酸又疼,连带着你的眼眶和鼻子也是酸的。你稳了稳自己的情绪,小心翼翼地问:“那你节假日放假吗?我的意思是……”你顿了顿,“你明天放假吗?”

     “不放假。”他的声音有点轻,不知是因为疲倦还是别的什么。

       你有些失落:“啊……这样啊,真是辛苦……”

他显然是听出来了,沉默了一会,他问:“你明天是有什么事情吗?”

     “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上次和你说过那家很好吃的火锅店,本来想和你一起去吃……”话说到一半,你突然发现自己的话太像是在抱怨,于是赶紧补救,“不过没关系啦,以后也有……”

       他第一次有些粗暴地打断了你的话,带着不知从何而来的急切:“不要以后了,我们今天去吃。”

       你有些迟疑,毕竟你是真的不想让他为难:“你不是……”

       他又打断了你的话,再一次地:“从现在开始到明天九点以前,我都可以陪在你身边。”

       你欣喜地快要跳起来了:“真的吗?”

     “嗯。”然后他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似乎是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表现得太过不稳重,“咳,你们平时跨年都干什么?”

       你欢欣道:“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啊,看烟火,聚餐,倒计时,还有好多好多事情!”

     “嗯,来得及。”他低声应了一句。

       你没有听清楚,有些疑惑:“嗯?什么来不及?”

       白起重复了一遍,这次他的话语中带上了笑意:“我说,这些都来得及,我们可以把这些都做一遍。”

      你不由自主地想象了一下这些画面,突然就涨红了脸。你有些慌乱地、语无伦次地说起了自己的计划:“那我们先去吃火锅?”刚说完就摇了摇头,自顾自地否定了这一提议,“不行,那个店人太多了,不如先去看烟火?其实后半夜吃火锅也挺好。”

       他差不多对你是百依百顺:“嗯,都听你的。”

       但你又犹豫了:“可是……你这样通宵真的可以吗?会不会影响到明天的任务啊?”

       你看不到白起的表情,但在你听来,手机里传来的声音堪称温柔而又宠溺的了:“不会,这些你都不用担心。我只想和你跨进新的一年。”

       你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挂断电话的,你对着自己的手机发了一会呆,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冲进了卧室开始手忙脚乱地打扮自己。

       七点半,你和白起站在人山人海的火锅店前排着对,你看着前面这一条像是蜿蜒的长蛇的看不见尽头的长队,有些发憷。旁边传来了烤红薯的香味,香气是暖融融的,包裹着特有的甜腻,你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白起垂眸看着你:“饿了?”你不好意思地点点头。他微微笑一笑,转身迈向卖烤红薯的铺子,丢下一句话:“等我。”不一会儿,他提着一个牛皮纸做成的纸袋回来了,他将袋子递给你:“吃吧。”你眼睛亮晶晶的,开心地接过袋子迫切地想将红薯分成两半,却被烫得缩回了手。他勾了勾嘴角,取回红薯,轻而易举地将它分成了两半,递给了你:“小心烫。”你迫不及待地接过了一半,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那半个给你吧……现在有点晚了,你应该也饿了吧?”白起笑着尝了一口红薯。他今天似乎格外爱笑,他看着你,眼神温柔清澈,忽然伸出手指擦了擦你的唇角:“傻瓜。”不是谴责,而是一种亲昵,“吃到嘴边了。”你愣愣地应了一声,心跳如擂鼓,你胡乱地抹着嘴角,就像想把羞怯和尴尬都抹掉。白起仍旧望着你,嘴边的弧度更大了。

       等你们终于从火锅店黑压压的人群中挤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半了。店内和户外的巨大温差让你一个激灵,但你满不在乎,你心满意足地和白起随着又一大波人群往城市广场走去。半路上,恋与市忽然下起了雪,细碎的雪花纷纷扬扬,在路灯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好看,你伸出手,想接住不断落下的雪,却没有站稳,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白起眼疾手快地拉住了你:“注意安全。”他握住你的手,没有再放开,嘴角上扬着大步向前走去:“走吧,还有一刻钟。”你呆呆地被他拉着向前,小小的雪花落在你们的头发上、身上,在暖黄色的灯光下,他的背影平添了几分温柔,发上的雪让他看起来像是花白了头发,你无端觉得他会一直握着你的手一直走下去,直到你们二人共同白首也不会放开。

       他带着你一点一点地走到了城市广场的中央。

       离新的一年还有三十秒,你看着他的,想起你曾经对他的误会,想起你丢掉的那封带血的信,想起他说的“我们未来还有很多时间”,想起他一次又一次地为你挡去危险,他在你面前永远显得可靠而又令人有安全感。

       还有二十秒,他转身看着你,眼神是不符合他对外冷酷形象的温柔缱绻。你一直很喜欢他琥珀色的眼睛,有人说,天底下温柔有十分,八分在神爱世人,那白起大概就是温柔本身了吧,不是外露的礼貌性的温柔,而是细小的埋藏在冰壳底下的温柔。他的眼睛锁住了对你的所有温柔,不易察觉,但确实存在。

       还有十秒,你遗憾于没能在高中就发觉他的另一副面孔,你暗暗地责怪着自己囿于校园传闻不敢接近他,如果可以的话,你一定会早早地参与进他的人生,牢牢地抓住他的手,和他一起走下去。

       还剩五秒,你笑着问他新年有什么愿望。

       倒数第四秒,他低下头帮你理了理围巾,耳尖红红的似乎有些紧张。

       倒数三秒,他轻咳一声,声音有些轻,不过足够清晰:“能够遇到你是我去年的愿望,而我今年的愿望,是抓住你的手。”

       剩下两秒,你忽然意识到他大概是在表白,你一时脑子一片空白。

       最后一秒,你扑进他的怀里抱住了他的腰,将脸埋在了他的胸膛:“那就再也不要放开。”

     “砰——”盛大的烟花伴随着新年的到来在夜幕中炸开,明亮的烟火将冰冷的冬日烘托得暖意融融,他搂紧了你的腰深深地吻着你,世界好像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你们两人,你已经听不到周围的人声、花火爆鸣声、新年的钟声了,只有风声,柔和的风声还停留在你的耳畔。

      “新年快乐,每天都要快乐。”


评论(6)

热度(70)